眼中釘

立场混乱邪恶,做人浑浑噩噩。

缎带

 

https://music.163.com/song?id=28288628&userid=89490883 可配合阅读。

 

百合向,谨慎食用。

 请大家欣赏萌萌少女百合恋爱番(滚

 

      樱子又换了新的男友。

      彼时我正在为练习题焦头烂额。我并不太擅长理科,只有生物还相对好一些。什么物理呀化学呀都是让我对其痛恨不已又无可奈何的存在。这时樱子从前面转过头来,懒洋洋趴在我课桌上,笑眯眯地玩弄着我的笔袋。

      樱子是我高中第一个朋友,也是最要好的那个。我由于个子的缘故参加了排球队,樱子恰好也在,练习过后她邀请我一起去吃蛋糕,就这样渐渐熟稔了起来。

      但是樱子的风评并不是很好。因为容貌过分美丽,又不是高高在上的性格,她刚一入学就被很多男生所追捧,不止一次我在换鞋的时候听到有女生们凑在一起讲樱子的坏话,说她的过去怎样,和多少个男生交往过,甚至说她勾引老师,还恬不知耻地和校外的男人约会之类的。

      那些话说的如此义正言辞,好像件件都是她们亲眼所见了似的。

      不过我并不太在意,因为我知道的樱子并不是这样的人,她开朗,漂亮,学习又好,哪一点都是出类拔萃的。别人怎么说,也不过是出于可悲的嫉妒心罢了。

      闲谈时我同樱子也讲过那些难听的传闻,樱子正对着镜子涂唇膏,她细细地将膏体抿匀,纤细的小指擦过涂抹饱满的唇瓣,冲我微微笑着。

    “让他们去说吧,只要弥生喜欢我就好了。”

 

      我喜欢樱子,因为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幼年因为身高的缘故,我很难与同龄人好好相处。女生们嫌弃我笨手笨脚,男生们则会调皮地在我背后叫我傻大个。而我只是因为父母身高较高,又从小打排球的缘故,就因为比别人高了一些就要受到这种奇怪的孤立吗。

      直到我遇到樱子。和我平庸无奇的容貌不同,樱子是因为美貌被疏远,又因为美貌被人别有用心地接近着。樱子并不是一个善于拒绝的人,和她告白的人即使未被接受,也得到了友善的回应,这样一来却让女生们越来越讨厌她了。

      我们都是不合群的存在。

 

    “所以,又是因为什么分手了呢?”我终于从习题里抬起头来,樱子把下巴垫在胳膊上,歪着头想了想,说劈腿吧。

    “ 对着你他还能劈腿?”我十分不可置信,对着樱子这种级别的美貌还有心思去劈腿,对方难道美得像辉夜姬吗。

    “男人嘛,不都是得到手的就觉得不稀奇了。”樱子老成地叹了口气,手指卷着刚烫好的发尾玩弄着。“总之,再找一个就好啦。”

      我对此愤愤不平,樱子虽然很多人追,但是每段恋情都不算长久,分手的理由更是千奇百怪。说是对感情敷衍,却每次都有认真为男友准备便当,约会时的装扮更是十分用心,这就是让我搞不懂的地方了。

      樱子的男友既有本校的学生,也有临校的学长,甚至也有风度翩翩的成功人士殷勤地邀请她共赴晚餐。而这些人在分手后就再也没和樱子联系过,多数也算是和平分手,却像是完全不想再见到一样干脆地断绝了一切联系,更有甚者听说已经转学了。

      这诡异的恋情“诅咒”只让樱子的风评更差劲,即使樱子本人完全没有错。而樱子却因为这种事遭受无谓的指责,这让我费解又愤怒。

     “部活后一起去吃冰吧?”樱子戳戳我的手臂,她换了新的指甲油,圆润的甲面上涂着像绸缎般光滑的红色,她的手指白皙纤细,像芬芳花瓣中娇嫩的花蕊。我握住她的手,郑重地说因为你失恋,今天就由我来请客吧。

      樱子惊喜地笑了。

 

      我和樱子是最好的朋友,我是这么喜欢着她,又如此嫉妒着被她牵挂着的男人。

 

      樱子的新男友是弓道部的学长,听说是个名门望族颇有发展前景的精英。那天中午樱子提前向我可怜兮兮地告罪,说学长听说樱子做了给他的便当,一定要她带去尝尝。我只好把手里买好的午饭往抽屉里推了推,笑着说快去吧。樱子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失落,猛地扑过来安慰似地搂住我的肩膀,她身上甜蜜的香水味道弥漫在空气中。

    “我最喜欢弥生啦,等着我喔。”

 

      樱子是个骗子,她直到午休结束都没有回来。

 

      直到下第一节课她才回到座位上,放在我抽屉里那份午饭已经凉透了。樱子趴在桌面,也没有转过头和我说话。

       我觉得更难过了。

 

      在我忍不住胡思乱想到底为什么樱子对我这么冷淡时我的手机响了,还好是下课,我赶紧从书包里摸出来,是樱子的短讯。

 

     “放学后去唱K吧?
       
        我忍不住唇角的笑,飞快地回了句好。

 

        樱子其实唱歌并不好听,当我知道这点时我非常不可思议。樱子在我心中是完美的,而唱歌平平这点让我同她的关系莫名更近了些。每次去唱K时樱子都会抛开美女形象,我们一起拿着话筒尽情地大喊大叫,然后嘻嘻哈哈地互相嘲笑。

        唱K就说明樱子的心情并不好,而对我来说却是能同樱子更近一步的绝赞机会。我们去部活请了假,把部长的叫喊抛在脑后,手拉着手跑了出去。樱子的手美丽又十分有力,我们紧紧地握着彼此的手,外面的夕阳降落未落,伴随着逢魔时刻的传说,有着诡谲的美感。

 

    “和弥生一起时,总是觉得高兴的时间太短啦。”

      樱子喃喃地说。我把我们紧握的手高高举起,“那今天去唱个痛快!”
 
    “所以说,我最喜欢弥生啦,弥生总是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被这句话深深地感动了,像个傻瓜一样,心中充满了壮志豪情。在那个时刻我奇妙地理解了历史上那些昏君的作为。像樱子这样的美人如此信任又依赖地对你吐露心声,即使一掷千金甚至整个江山,也甘愿为她献出吧。

      “我是不能没有弥生的。”樱子这么说道。

     “我也是,樱子是最重要的。”我郑重地许诺。樱子拉着我的手微微收紧了一下,笑着说我们俩站在这里说这种话,可真是滑稽。

        她身上那股甜蜜的香味愈发的厚重了,带着不知其名的苦涩。

 

       我爱樱子。

       那个晚上我能感觉到我和樱子是真正的心意相通了,我也不再莫名其妙地嫉妒她的男友,因为樱子给予我的感情,远比肤浅的恋爱要更为沉重。

       虽然我和那位学长见得不多,但我直觉他并不是像外表那样优秀又纯良的人。樱子依旧对他十分用心,亲手做着精致的爱心便当,约会时的妆容也十分得当。照说这么完美的恋情应该是没有什么缺陷了,我却并不像一心投入在恋爱中的樱子一样,总觉得在完美的表象下还藏着什么令人悚然的存在。

       一个部活快结束的下午,暂时轮不到我上场,我擦干额头的汗后就准备去买些喝的补充水分。自动贩卖机离我们活动的场馆有些远,我不得不绕了段近路,在正要拐进两个教学楼间的小路时,我听到了讲话的声音,那嗓音听着分外耳熟,像是樱子的男友。

       我没有贸然进去,只悄悄缩在墙后面,探出头偷看着。那的确是那位学长,他正在打电话,可能是地方偏僻又四处无人,他讲话的声音便没有控制,愈发肆无忌惮。

     “什么?上次那个?不是早就送走了吗?”

       学长把烟头扔到地上,皮鞋用力碾了几下,他冷酷地笑了一声,“那个蠢女人,只不过是几句甜言蜜语,丝毫没费任何力气就已经被我迷的神魂颠倒了。”

是在说樱子吗…

 

      “这次的可算是极品,等我好好玩一玩,再给叔叔送过去。”

       学长发出了恶意的笑声,“是,我会注意的,会好好调教她的。”

 

       我几乎被这段话恶心得差点要吐出来,恨不得现在就告诉樱子这个伪君子的真面目。我僵立在墙后,等学长打完电话心满意足地走了才敢掉头匆匆跑回部活的场馆。而等我满身是汗地回来后,樱子却并不在馆内。另一旁休息的学姐告诉我樱子接了个电话,就匆匆走了,还托她告诉我晚上不用等她一起了。

       我呆立在原地,赶紧冲向储物柜翻出手机,开始给樱子打电话,得到的却都是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这种冷酷的回答。我一瞬间急的眼泪都要下来了,学长那通电话很明显是对樱子做出非常糟糕的事情,而我又根本联系不到樱子。

       在最糟糕的情况发生前,一定要找到樱子!

       这么想着的我赶紧向部长告了假,她看我神色惶惶,也很善解人意地让我走了。我连鞋子都来不及换,抱着手机就向教学楼跑去。而在楼门口我刚好看到学长和他的同学分别,我假装上楼,避开了学长看过来的视线,等到他完全放心地走远,我才敢远远地跟在他后面,一路看着他上了校门口的私家车。我顾不得昂贵,急匆匆叫了一辆的士,嘱咐司机紧跟着那辆私家车。

      司机奇怪地打量了我几眼,忽然自以为明白了什么一样揶揄地笑了两声,说小姑娘,是要去抓不良于行的男友吧?

      我强笑了一下,拼命地给樱子发邮件,而最新收件的空白大大加剧了我的焦灼,我情不自禁啃咬着指甲,似乎是咬到了肉,疼痛也没能让我在无尽的焦虑中冷静下来。

 

        我无法想象樱子真的出了意外,我该怎么办。那辆私家车在一家很高级的餐厅前停下了,我几乎把身上所有的钱都塞给了司机也还是不够,好在司机很好心,只是叫我注意安全便开走了。我紧握着手机,穿着运动服的我在门口若干高级的轿车中显得分外可笑,而我现在根本没有心情在乎这些,我只是不停地给樱子打电话。

        终于,在我痛苦地想要蹲在地上哭泣的时候,电话通了。

 

    “樱子!你在哪里?”

    “我在等学长呀。”

    “怎么啦弥生?”

        樱子的声音依旧那样甜美,我用力擦掉瞬间涌上来的眼泪,焦急地说“樱子你听我说——学长他不是——”

     “啊抱歉弥生,学长进来了。我等下晚些回你电话  哦。”樱子向我匆匆解释,随即挂断了电话。

 

       晚了。

 

       我脱力地蹲在地上,那个华美的餐厅在我眼中已经变成了一个吃人的魔窟,披着人皮的恶魔对着茫然的人类露出了恐怖的微笑。

 

      我不知道蹲在外面多久了,太阳挂在天边摇摇欲坠,我的双腿似乎是彻底麻掉了,手也紧握着手机接近僵硬了。我费力地站起来,门前的街道上没什么行人,我呆站在那里,直到直到我看到学长出现。

       他掺着樱子,樱子像喝醉了般依偎在他身上,他们并没有坐车,而是散步般一路沿着马路走,我紧紧跟在他们后面,他们始终没有交谈,只有寂静的路上学长微微粗重的呼吸声。

       天空愈发地黯淡了,太阳像终于支撑不住一样,渐渐地坠落进了黑暗中。

 

       他们进了一个拐角。那是条死路,学长把樱子按在墙上,然后手一路向下滑去,直到我终于顾不得什么冲上来的前一秒——樱子有了动作,她抬手搂住了学长的脖子。

        我失声尖叫起来,樱子贴近了他的脸。然后一口咬在了他的脸颊上。她的嘴角裂开,露出了两颗尖利的奇怪牙齿,那不像是人类或是更常见的犬齿,更像是一种我不敢相信的昆虫——

 

         樱子的脸仍然那样美丽,即使长出了非人的特征却也带着冷酷的美感,她紧紧搂着学长的脖子,啃食声伴随着学长的叫喊声,樱子像往日同我一起吃饭那样,迅速而凶猛地将学长头颅上的血肉啃食了个干净。

 

        天已经变成了铁锈般的红色,像是光污染后废土上的产物。樱子在吃光了学长的头颅后又继续下去,像食肉昆虫进食时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啮齿声音,她埋头在那具新鲜的尸体上,贪婪地享用着自己的晚餐。

 

        空气中甜腻的香味伴随着令人作呕的血肉味道,它们交缠着充斥在我的鼻腔中,我想呕吐,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着迷地盯着如此恐怖又美丽无比的樱子。

        樱子进食的速度很快,她甚至连坚硬的骨骼都将其嚼碎咽下了。吃饱后的樱子像往常每个共进晚饭后的日子,她雪白的食指抹去唇边血肉的残渣,冲我露出一个满足的微笑。

      “对不起呀弥生,让你担心啦。”美貌的非人生物对我人性化地告歉,“但是如果弥生闯进来的话,我就吃不到大餐了呀。”

 

       我呆站在巷子门口,看那个美艳的“东西”提起裙摆,向我缓缓走近。她身上依旧是那股我熟悉的香气,掺杂着更为新鲜的,血的味道。

     “她”凑近我,搂住我的肩膀,“弥生,我最喜欢你啦。”

 

 

       我爱樱子,无论她是什么,我都无法自拔地爱着她。

      我们就像两根系在一起的缎带,死结般缠绕着,有了生命一样,彼此寄生。

 

       我嗅闻着她腥甜的呼吸,梦呓般答,我也爱你,樱子。

       她就咯咯咯地笑了,而天终于彻底黑了下去。

 

 

 

 

 

 
END

 

同《虫后》是一个系列,统称虫子系列(滚

可能会有下一篇。吸吸。

评论 ( 6 )
热度 ( 18 )

© 眼中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