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釘

立场混乱邪恶,做人浑浑噩噩。

【1869】烟

《烟》

   云骸相关。

   一个短打,迅速完结。试着描写生活化的攻先森和阿嗨(啥

 

 

 

     早上起来的时候云雀发现六道骸不在边上,伸手摸了一下,被褥是冷的。他睡眠一向浅,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去的。

     他坐起来放了一会儿空,下了床往外走。地板下装了地暖,即使在冬天也暖和极了。他光着脚一路走到餐厅也没看到六道骸,整栋屋子静悄悄的,连走动的钟表仿佛都暂停了一般。

     等云雀走到和室的外庭时终于看到了六道骸,他穿着睡袍,正站在外庭的走廊上抽烟,壁灯发着昏黄的光,他的侧脸藏在烟气中有些模糊不清。

     “大早上在这里做什么。”云雀问。六道骸转头看他一眼,手指抖掉一点烟灰。

     “吵醒你了?”

     云雀没做声,六道骸吸进一口烟,又缓缓地吐了出来。脚下的地板很暖,但走廊里却掠过一丝寒风,云雀不着痕迹地摸了摸胳膊,这种寒意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赶快回去。”他说,径自绕过六道骸往前去了。六道骸垂下眼也不知听进去没有,仍懒散地靠在墙上,慢吞吞地抽那支烟。

 

     云雀已经很久没见六道骸抽烟了。

     初来意大利时万事皆难,继承式过后年轻的十代们忙的不可交加。那段时间难免都有些力不从心,多少要靠烟草和咖啡来提神,而他们中又属狱寺烟抽的最凶。狱寺抽烟是家常便饭,他smoking boy的绰号绝非浪得虚名,国中为了泽田纲吉装优等生硬生生憋了两年的烟瘾,山本说起这事来都啧啧称赞。

     是个干大事的人啊——狱寺他。

眼圈青黑的岚守脸色苍白,背后的黑气几乎要实体化了,山本讪笑一声赶紧拎了刀出去溜他那个匣兵器。狱寺啧了一声看着山本绝尘而去的背影,抓抓头发又钻回了办公室。

     六道骸也抽烟,并且不比狱寺量少。他自打从水牢出来后精神状态一直不算太好,雾守又主要负责情报科,可能原来在水牢里休眠的时间过多,夜里反而难以入睡。许多次云雀半夜醒来发现六道骸坐在床边,指尖一点红星在黑暗中荧荧发着光。他开了床头灯,六道骸的脸上没有半分睡意,但是给人感觉又疲惫极了。

     黑夜中他们沉默地对视了几秒,云雀下了床,木屐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几分钟后他端着尚且冒着热气的牛奶回来,强硬地塞到六道骸手里。

     “喝掉,再不睡就滚去客厅吧。”

     云雀听到六道骸低沉的笑声,像是多日来终于从喉管里挤出的一点笑意。他翻身上床盖好被子,耳畔传来悉悉索索的动静,衣物与被褥摩擦的声响在光线缺失的情况下被莫名地放大了。对方冰凉的手臂缠绕了上来,像一条安静的蛇一样围在了他腰间。

     他在黑暗中静默地睁着眼睛,直到骸的手被他体温变得暖和起来。

     他们终于再次陷入了梦里。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58 )

© 眼中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