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釘

立场混乱邪恶,做人浑浑噩噩。

“他们一边聊天一边往前走,公路两旁是夜晚的海,海水一次又一次地在岸边拍打出白色的泡沫,潮湿的水汽中有远方船鸣笛的声音。太阳已经全落了,天是沉静的靛蓝色,像远方看不见的云层,像面料柔软的和服,像忍足侑士的眼睛。”


“我们经常打电话闲聊,我带你去看过关西的樱花,在傍晚的海边走过,我知道你不爱喝汽水,嫌弃祭典上的苹果糖太甜。我知道你的一切,我甚至知道你爱我。”


“祝友情万岁,再见。”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眼中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