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釘

立场混乱邪恶,做人浑浑噩噩。

七天


   我是得急病死去的。心脏病发作的那个夜晚我独自呆在家里,病发作的时候我无能为力,只能躺在地上等死。

  我变成了一个魂魄,没有实体,飘飘荡荡。

  第一天我来到我生前的学校,没人发现我已经死去,优等生依旧忙于做题,而差生依旧我行我素。我看见一拨学生为了一个女生或者是一个谣言争吵起来甚至大动干戈,有人失手把刀子捅进了另一个人的腹部,警笛呜呜地响起来车顶上血红的灯像是血液搅拌机。

  第二天我听到邻居家的模范夫妻正以极高的分贝争吵,以最不堪的词汇与最尖锐的嗓音互相辱骂对方感情的不忠,好像这么多年的恩爱在这一夜消耗殆尽。

  第三天我在马路上飘荡,看见一起又一起交通事故,肇事车主开着名贵的车子理直气壮,大滩大滩的血染红了漆黑的柏油马路。

  第四天我看到一位母亲在知道她在夜总会工作的女儿被折磨致死的消息心悸过度,从工作的高台上失足坠落,她的头以一种扭曲的角度歪斜着,眼睛睁的大大的,永远无法合上一般。

  第五天我已经在这个城市里游荡了许久,看到公司里的职员为了升职相互下绊子在暗地里做各种各样的手脚,在光鲜的外表下到处都是数不清的腌臜。

  第六天我已经发臭的尸体还依旧没有被人发现,苍蝇在我的鼻孔与嘴巴里飞进飞出。

  第七天我被一个大大的黑洞吞噬进去,我看见那个黑洞里有着各种各样的,和我一样的魂魄。每个人都被无尽的黑暗紧紧缠绕着,像一颗颗巨大的蚕茧,脸上的表情却都麻木不堪,泛着苍白的死气。

  他们毫无生气的眼睛紧盯着我,黑暗逐渐将我像蚕蛹般包裹起来,越来越紧,越来越紧。

  在我终于要窒息的那一刻,我睁开了眼睛。我依旧躺在床上,床边是撒了一地的白色药片。

  早晨的天气很好,蓝色的天白色的云,像风景画一样静止不动。我下了床去洗漱,对着镜子漱口的时候我发现我的脸,和那些人一样,泛着苍白的死气,我的眼睛,是毫无生气的空洞。而今天,又是新的一天。

 

 

END

评论 ( 3 )
热度 ( 3 )

© 眼中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