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釘

立场混乱邪恶,做人浑浑噩噩。

以笑的方式哭,在死亡的伴随下活着。

看完了余华的《活着》,或许还是因为年龄和阅历的问题,并没有像一些评论中读出非常深奥的东西。我只觉得这就是一个纯粹的故事,作者用了两个人的视角以第一人称去讲述一个叫福贵的男人的经历。整个故事都弥漫着一层昏黄的色调。像是黄昏时刻太阳将落未落的样子。

读完后有一点微妙的心酸,也有百经磨难后麻木的平静。

文中那个流浪的采歌人这样形容福贵,他对自己的过去历历在目,也能清晰地看见自己的以后,衰老的过程。他有快乐的事情可讲,提到悲哀也无比平静。而别的老人仿佛没有任何事情可讲,他们只是在不停地流泪,偶尔擦一下。

他孑然一身,他的妻子,儿女,女婿和孙子都走在他的前面。最后剩下的只有一头老牛,和他一样长寿。我想在这时的福贵心里大抵是没有什么未来的打算的。他活过了多少人没来得及走完的路,到最后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

人活不过就是为了一条命,赤条条地。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以笑的方式哭,在死亡的伴随下活着。”

评论
热度 ( 6 )

© 眼中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