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釘

立场混乱邪恶,做人浑浑噩噩。

一杯咖啡三勺糖【01】

《一杯咖啡三勺糖》

 

l  题目来自Sugababes《Three Spoons Of Suga》

l 校园背景,JOY4日常,主高桂向

l 傻白甜,作者实在没有脑洞内容可能全是鸡毛蒜皮

l 你们看到的痴汉高杉别怀疑不是错觉。

 

 

坂田银时觉得日子过得真是越来越齁。他再酷爱甜食也不想尝试大口大口往嘴里倒砂糖是什么感觉。

高杉那点心思也就桂看不出来。他们四个住在同一屋檐下,银时天天和对门的土方相爱相杀,坂本总是屁颠屁颠跟在二年级的陆奥身后。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桂天然呆的天怒人怨。

高杉清楚,但他对桂就是没脾气。

他们四个从小一块长大,彼此多少斤两心知肚明,可惜老天不如人意,小时候就有点愤青的高杉成功地长成了一个中二病,桂除了头发越来越长外一根筋发展的速度飙到了银时连骑车都追不上的地步。

比如早饭必然是清水荞麦面。桂坚信早上吃面条有利于人一天的身心健康发展,其他三人苦不堪言但是无能为力,家庭主妇的话分量还是很重的。

毕竟掌握了一日三餐就掌握了这个家的生存命脉。

然而荞麦面虽然清汤寡水但是在一定程度上拯救了高杉岌岌可危的胃。他从国中开始抽烟,高中玩乐队的缘故更是烟酒不忌。有时夜里疼起来折腾的大家都睡不好觉,桂浅眠,于是起来给他煮药熬粥。方子是坂本从认识的一个药店老板手里要的,高杉嫌苦不喝,桂就放了糖进去好说歹说哄了这个少爷喝干净。

银时说晋助那家伙好福气,打小就拐了假发你这个童养媳。啊啊银桑什么时候能找到真爱啊。

桂没抬眼,仔细地往锅里拣药材。不是假发是桂,还有你不是天天纠缠对面的土方君?

银时呸了一声明明是他纠缠银桑好吗,跟他说了多少次本大爷的头发是天然卷啊口胡。

其实我觉得你也应该换换发型了,像晋助的直发就很好...桂诚恳地说。银时翻了个白眼毫无诚意地附和是是你家高杉大人帅帅哒屌屌哒,我等屁民望尘莫及。

银时早知道高杉这死孩子跟别人不一样。他不看黑长直的美女,专挑那个大家都知道是谁的黑长直的小伙子看个没完。 

这个年纪正是精力过剩的时候,男生们经常三三两两往楼梯上一坐,对过往的女生们品头论足。高杉长得俊,是当下小女生都喜欢的邪魅款,天天有认识的不认识的姑娘围着他转,他也不说什么,叼根烟就在那笑。

可惜高杉做足了场面显得他多有魅力多风流也没得到想要的效果,桂根本不往这瞅一眼。

他就像万千世界中的一棵松树,笔直清正,任世间藏污纳垢群魔乱舞,我自岿然不动。

高杉没辙,他还不想直接就把这事挑明了给桂说。高杉这人骨子里很有点过去达官贵人的风花雪月。可能跟他本人中二也有点关系,他觉得世间一切感情无非就是那些好听的话,而他对桂的感情用言语却又极难表达。

那是一种成分复杂,而又过于甜美的情感。像桂喂他喝下的那些药汁,苦涩中总能尝到一点齁人的甜。

要我说你这明显就是恋爱。银时一边挖鼻孔一边说道。知道吗,就是那种你侬我侬天天非要腻在一起没完没了的烦人的感情,啊咧银桑好像闻到了那股小年轻谈恋爱特有的酸臭味呢。

高杉懒得去揣摩银时话里那股嫉妒的酸味,但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然而他还不愿意承认自己对桂的感情是恋爱那么轻飘飘的东西。

要我说,恋爱可不是什么廉价的东西啊晋助。和他一起玩音乐的河上万齐这么说道,恋爱会进化成爱情,进而演变成亲情。所以说恋爱可是构成人类情感的基石啊。比如在下和退殿一见钟情那天,在下深刻地感受到自己的旋律瞬间就从重金属变成了婚礼进行曲什么的...说起来晋助你现在的旋律真是意外地...肉麻呢。

啊?

河上笑而不语。

他们依旧一块上下学,然后高杉逃了下午的课去排练,算好了放学的时间再跑去校门口等着桂出来。桂参加了校里的剑道社,高杉偶尔会去看,桂穿着白色的剑道服,头发系成一束垂在耳边,姿态端正地举着木剑。

平时笑容温和的人举起剑来眼神凌厉的像是久经战场的武士,高杉盯着他,看他轻松地击落对方的面罩,看他持剑立于一旁。

那场景好像是在久远的某个时候,跨越了百年的光阴又重现于他眼前。

而在他今后的岁月中,他对那个眼神无法忘却。那样凌厉的,并且专注的目光,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让目光的主人也成为自己的所有物。

你这思想略危险啊年轻人。某天晚上银时他们去看他演出,趁着桂不在后台这么说道。高杉放下吉他点了根烟,银时看他一眼,劝你少抽点,否则假发又要唠唠叨叨。

高杉嗤笑一声。你嫉妒吗,银时。

银时翻了个白眼。

高杉家里说好听的是做生意的,背地里的事情他都知道,但是懒得去掺和他家的浑水。老头子要是心情好会让他继续念大学,否则高中毕业就要回去继承家里的。

高杉以前还因为这事和他家老头吵个没完,电话里两边都是一副至死不休的模样,然而挂了电话高杉去阳台抽了根烟回来跟没事一样。

桂烦他在屋里抽烟,他唠叨过几回高杉开始没当回事,后来上学时桂像平常一样和他一起上学,放学时他眼看着桂骑了他俩一块买的自行车自己走了,哦后座还带了个梳包子头的姑娘。

高杉当时简直气的肺炸,然而脸上不显山不露水的去排练,还没进行到一半河上就叫了停。

晋助,你这旋律不对。

他咬着牙哼笑。河上带着墨镜,他感觉到对方的话里带着揶揄的笑意。

和桂殿下吵架了?

啰嗦。

你的旋律都明明白白地说着呢,晋助。河上意味深长地拍拍他肩膀,我看多半是你的原因,桂殿下那么好脾气的人。

河上这人平时说话虽然不太着调,但是有些时候敏锐的直击根本。高杉摘了耳机开始回想他有什么地方惹到了他家小太郎,平时精明的不行的脑子在这方面转了半天也没得出个所以然。

河上叹气,说你闻闻这后台都什么味道。

烟味怎么...

他恍然大悟,顿时觉得好气又好笑。笑他家桂还是在乎他的,气他车子后边居然敢让别人坐,还是个姑娘!

排练结束时都快凌晨了,这点桂应该早睡了。高杉一路骑着车子晃晃悠悠回来,眼尖地看到他们公寓的厨房还亮着灯。暖黄色的光芒在漆黑的夜里那么明亮,像一盏永不熄灭的灯塔。

果不其然桂已经睡了,桌子上饭菜用保鲜膜裹着,上面一层薄薄的水雾,显然热过不久,高杉把吉他搁在一边,匆匆洗了手出来吃饭,吃着吃着他觉得一路被夜风吹过来的身子都热了起来,那股暖意逐渐向上,继而蔓延到了全身各处。

就像是僵死已久的人的心脏,再次鲜活地跳动起来一样。

后来高杉不再在屋里吸烟,银时啧啧称奇。桂没说什么但是眼睛里带着欣慰的笑意,银时被他慈祥的眼神恶心的少喝了一盒草莓牛奶。

他觉得这对恬不知耻的人类现在就可以去领证了。

后来他装作无意地问那天桂后座上那个包子头女生是谁,桂楞了一下回忆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说那是神乐啊,和银时一个社团的。上回她脚扭了,我帮忙给送到她哥那去了。

...她哥叫神威是吗?

对对,晋助你怎么知道。

高杉咳了一声。以前的熟人。

他和神威国中时就因为打架认识了,他知道那小子有个妹妹,嘴上说着不在意没事还老欺负人家,背地里宝贝的不行。曾经他不客气地嘲笑神威这个死妹控怎么可能允许妹妹不和自己在一个学校,对方那张万年笑脸终于跨了下来,有点委屈地说小神乐非要和那什么小银去一个学校,我就不知道那个小银哪好了,改天我非要和他好好交流交流。

高杉给银时点了个蜡。神威发起疯来简直天昏地暗,银时不是半死也得落个半残。

然而还没等神威去找银时谈人生,高杉自己先被人找了麻烦。

高杉家里背景不太干净,自然少不了人堵他。国中时就有附近高中的不良看他穿的好,隔几天堵他一回。高杉被堵得烦了,正好那天银时他们都在,四个人把一群高中生揍得哭爹喊娘。有逃走的打电话叫了人过来,其中不乏一些和黑道有联系的不良。那天下午天色阴沉,浅灰的云大块大块地铺满了天空,像一场暴雨的前兆。

他们四个被人群围在中间,周围不怀好意的人狞笑着缩小包围圈。坂本从地上捡了几把逃跑的家伙落下的木刀,桂看了一眼人群,细长的眉皱成一个不太好看的结。

高杉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桂顿了一下,缓慢地说我还炖着菜,可能要糊。

银时把木刀用力挥了一下,糊了我们就只能吃荞麦面了上吧!

等等你对荞麦面有什么不满吗银时!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啊假发!你的重点什么时候能对一回!

再啰嗦我就往你的草莓巴菲上挤蛋黄酱了。高杉一刀劈在一人后颈上,银时惨叫一声你要不要这么护着假发啊矮衫!然后顺手打晕了一个拿着棒球棍的家伙。

雨下起来的时候除了他们四个,几乎所有人都躺在地上,天边传来的雷声越来越响,高杉的脸上汗水混着血块,混战中他左眼被一个拿着长刀的人给划了一下,只能半闭着。

他下意识去寻找桂,却发现桂在四处搜寻着什么,他刚要开口,桂已经举起手中的木刀,然后直直捅进了其中一个人的眼睛里。

银时啧了一声,桂的长发被雨打湿黏在脸上,他脸色被灰暗的天空衬的苍白无比,一道闪电劈下,高杉明显感觉到银时打了个哆嗦。

这样的背景下冲他们走过来的桂,看起来比谁都像地狱中回来的鬼。

他面容清秀,然而面无表情,眼角沾着不知谁的血,隐隐地勾勒出一道上挑的红。

那样子竟有种奇异的美感,而那样的桂熟悉的让高杉心惊,仿佛百年前也是这样的天气,长发的人满身血污,持刀走来的时候也是这样一种冶艳的美。

那天之后,他们的名声传遍了江户的众多学校,无人不知那四个人,也无人不知被称为狂乱的贵公子的桂,挥起刀来是多么的凌厉可怖。

高杉发现自己竟然走神的时候他面前站着一群人,他们穿着刻板的黑色衣服,而打头的女人有着美艳的容貌,她直直盯着高杉,眼神像条捕猎的蛇。

高杉家的公子...久闻其名。

TBC
我实在是编不下去了QAQ

顺便来评论和我玩啊和我交流脑洞啊我卡文了我阳痿了!!!

 

 

 

评论 ( 7 )
热度 ( 108 )

© 眼中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