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釘

立场混乱邪恶,做人浑浑噩噩。

【原创】我永远不知道我的伙计在想什么01

一.

李韶把洗好的最后一摞碗放进消毒柜里,超市里的人越来越少。他看了眼表,快十点了。今天帮工的学生已经走了,他点了根烟把摩托车推出来,锁了门出了超市。

超市门口站着个瘦高个,穿着深色的外套,李韶推车过去,男生把外套拉锁拉高了点,跟他一块往外走。李韶拍拍车子后座,哥带你?

男生原本没什么表情的脸露出了点笑意。老板你坐后面吧。他声音又绕了个狡猾的弯,揶揄地勾了勾嘴角。毕竟我坐后面腿不舒服。

李韶懒得和他比谁腿长这事,一屁股坐在了后面。这辆摩托是复古的款式,李韶喜欢的不行。然而他骑出来就没前面这小子效果出群,那大长腿一摆,瞬间就把逼格又提高了一个档次。

男生摘了头盔戴好,示意李韶坐稳点。李韶哼唧了一声把他的包往后挪了挪,男生一踩油门,车子直速飚了出去。

真不用搂着我腰?

我当初招你的时候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油嘴滑舌?

前面低笑一声,李韶翻了个白眼,想自己三十的人了让个小孩嘴上便宜占的不要不要的成何体统。

男生叫唐毅,李韶当时招工的时候他还是个高冷的男神形象,穿的一本正经,西服不知道什么牌子但他直觉觉得不便宜。李韶简直被这个高级白领般的小伙shock到,他当时头发乱糟糟地梳着,身上还穿着某调料商友情赠送的围裙,饭桌上还有客人吃完没来得及收拾的海碗。形象糟的一塌糊涂。

西装小伙表示听说你这招工?

李韶点头,西装男生又说那你看我行不。

李韶乐了,男生有点困惑地歪了下脑袋。李韶抖了抖手里的抹布,说你确定你要来我这打工?

男生嗯了一声,脸上并没有对这个油腻腻的桌子表示出不满,李韶斜眼看他脱了西装随意地搁在一边,拿了水池边的抹布开始擦桌子,对这个少言寡语的小孩好感提了几分。

男生干活手快不一会儿几张桌子收拾的干干净净,李韶站一边看他速度搞定了店内基本为生,男生擦完桌子冲他抖了抖抹布,漆黑的眼睛看过来时竟有点湿漉漉的意味。

李韶心一软,尽管他觉得这小子西服说不定都比店里一个月工资还贵。男生知道自己应聘通过笑了一下,线条锐利的脸瞬间就有种傻白甜的意味。李韶咳了一下,这小子笑的略闪,有点晃眼。

如果你要是打长工的话一个月一千八,试用期两个星期,看表现结钱。短工的话一小时八块...你看成吗?

男生点点头,他之前干活的缘故柚子挽了起来,李韶眼尖地看到男生的左臂上纹着大片的刺青,和白皙的皮肤一比看起来鲜艳极了。他不着痕迹地仔细打量了这人一番,奈何脸长得实在太加分,刺青的事李韶也就当是纹身贴纸之类的东西逐渐淡忘了。

男生打的是长工,定好了试用期的时间李韶提议一块吃个饭,多少漂亮的脸下饭。男生爽快地同意了,于是李韶又下锅煮了两碗麻辣烫。

不介意吃这个吧,毕竟你在这打工,适应适应啊。

嗯。男生调了两碗麻酱回来。李韶接了过去,还没问你什么名字?

唐毅。男生笑笑,毅力的毅。老板呢?

李韶。

唐毅看着李韶先下筷子吃了一会儿才动筷子,韶哥怎么这么爽快就招我了?我可是面试了好几家都没成功。

李韶抬头看他一眼,唐毅神色有点忧愁不太像说谎的样子。男人慢吞吞地咽下一口鱼丸,因为你长得好。

唐毅哑然失笑。就因为这个?

哦,你手速也不错。桌子擦的挺干净。不过我打算让你去送餐,不然这么好的脸搁店里放着真是浪费。

唐毅唔了一声颇为认同地点点头,老板说的是,我一定积极工作,争取留在店里。

李韶翻个白眼,懒得琢磨这人说话几分真几分假。唐毅说完自己笑了起来,嘴唇边两朵梨涡看起来让他柔和了不少。

后来李韶用漫长的时间证明了什么叫扮猪吃老虎,尽管那时谁是猪谁是老虎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自负识人有方硬是没看出来一颗雪白的汤圆里面居然是芝麻陷的。

简直心累。

 

 

 

TBC

评论 ( 6 )
热度 ( 4 )

© 眼中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