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釘

立场混乱邪恶,做人浑浑噩噩。

【邪花黑瓶】不朽02

依旧逼逼预警。

 

02.

我们三个吃完饭溜溜达达往回走,中午的宿舍简直是个蒸炉,隔壁寝室的王胖吵吵着要装空调好几周了也没看他有什么动静,天气一热大家都爱逼逼我也是能理解的。

小花坐在窗台上扇风,我摊在椅子上不想动。走廊里传来熟悉的口哨声,没五秒老齐蹦跶着进来了。这货简直晒的油光发亮,只剩一口牙是白的了。

老齐进来先是把打坐的闷油瓶拽过来啵了一口,然后顺手摸了把我头发,最后让小花一耳刮子扇一边去了。

这人也不恼,奸笑着把我们全给招呼到地上来。“哥几个这天还上课不怕脑子烤糊了?”

“做啥?”

老齐从兜里掏出一把东西,往空中一撒,我猝不及防被糊了一脸,拿下来发现是条泳裤。

他麻利地掏出一把泳镜外加泳帽挨个发,闷油瓶来了兴趣一样起来换衣服了,我和小花对视一眼,果断收拾东西跟着这厮出发。

那张游泳卡还是去年冬天小花办的。当时隔壁大学流行冬泳,我们没勇气往西湖里蹦于是办了张附近体育馆的年卡,结果雷声大雨点小游过的次数寥寥无几,这回逮到机会妥妥要去浪一把。

中午学校门口有值日生蹲点堵楼门,专逮中午不在教室或者宿舍休息的学生。我们从宿舍楼后面的小围墙翻了出去,学校缺德,还在上面用铁丝竖起来围了一圈。这简直不能忍,这不围完没两天让老齐伙同隔壁的胖子用钳子硬是给绞了个口子出来。慢工出细活加上艺高人胆大,我们基本视这墙为无物。

今天星期五,下午就一节语文,剩下全是自习。隔壁大学出来浪的人也不少,更衣室里满满全是人。老齐真是晒的一点白地儿都没了,一身腱子肉简直看的我羡慕嫉妒恨。小花是练花鼓戏的,平时基本功练的身段极好;闷油瓶别看白白净净看起来高瘦高瘦的,脱了衣服妈的六块腹肌排的跟巧克力大板似的。

而我虽然不胖但是有那种懒人特有的小肚子,胳膊上肉摸着也不实。

简直要被他们仨打击的体无完肤。

老齐过来摸摸我的小肚子笑得一脸嘲讽,这我坚决不能忍,我过去就准备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老齐笑得一口白牙跟鲨鱼似的在前面扭着屁股跑,然后他没刹住闸一骨碌栽进了池子里。

我跟着进了池子,完了听见又扑通一声,回头一看张起灵也下来了。闷大爷靠着池壁,就那么淡然地看着老齐像条发疯的海豚在水里窜来窜去。我瞅了他一会儿,戴上泳镜一蹬腿也游远了。

张起灵这人我第一眼见只觉得这人不像个十几岁的同龄人。不说五官骨骼多么清奇,单那眼神就超然物外的很,估计庙里出家十几年的和尚都不一定能有这么高的境界。

他淡的简直像杯白开水。后来我问小花老齐是怎么把这朵高岭之花追到手的,小花当时正在绞指甲,闻言头也没抬。“烈女怕缠郎,懂吗?”

“...”

“男女这方面都适用。”他拍掉满腿的指甲屑,“更何况瞎子那德行。”

我一瞬间就明白了。瞎子这技能不仅爆发强,还持久啊。

 

 

TBC

 

lo主是东北人并且觉得东北话写起来不要再爽…所以请来评论和我玩吧_(:3」∠❀)_

评论 ( 23 )
热度 ( 35 )

© 眼中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