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釘

立场混乱邪恶,做人浑浑噩噩。

《我之飓风》

灵感来源泽野弘之《X.U》,但事实上与歌词没什么关系。

 

  想单纯表达个即视感。

01. 长明灯

  奈落火,奈落火。彼方人,不知热

  他站在极高木桩上,头上是交错的电线,乌鸦发出嘶哑的鸣叫。城市被包裹在深夜的静寂中,而在西方的天边,近乎刺眼的金色在边缘线初炸开,乌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天边移动。

  暴雨将至的征兆。

  他腰间佩着一把长刀,刀鞘是浓重的黑色,然而当他反手抽出那刀时,刀身上反射出天边炸裂的一道闪电,无生命的物体竟带上了鲜活的凛凛杀意。

  他冲了出去,像周围的那些乌鸦般在空中疾奔。黑色的衣摆在风中抖动,然后他消失在这奇诡的景象中。

  片刻后大雨倾盆,然而路边不知何时亮起了一排排的灯光,那光是有些惨淡的金黄,在电闪雷鸣中显得有些孱弱。

  远处不知何时响起了模糊的声音,像许多人在浅浅地吟唱,又像是规律的鼓声,低沉地敲出庄严的调子。

  金光仍然在西方的天边盘旋,乌云逐渐拧成了一条巨大的螺旋,在空中挣扎扭动着——

  然后一声极大的雷炸开了,那雷像是一个未知的信号,天空中逐渐出现一个紫黑色的漩涡,如同一个巨人的大口,将乌云后成的螺旋吞吃了进去。雷声大作,刺目的闪电在天边一道接一道地出现,最后化成了一道白光,极快地向下方遁去。

  地面的灯仍然亮着,那光芒在暴风雨中简直有些可怜的弱小。身着黑衣的人站在光的中心,那道白光没入了他的身体。

  雨还在下,只不过雷电逐渐散去,天空变成了一片铅灰,橙黄的灯光变成一个个光点,缓慢地向着远方去了。雨声肃穆,仿佛刚才的一切景象都是一场盛大的幻觉。

   他站在原地,保持着垂手而立的姿势。刀已经收回鞘中,只不过刀鞘上多了一道类似符咒的图案。他苍白的脖颈露在外面,后背隐隐鼓起一块,好像有什么东西盘在身上,正不安地躁动着。

   黑衣人并没有在意,他将刀别好,径直往前去了,在他的背后,乌鸦在雨中盘旋着,俯瞰着整座城市。

评论
热度 ( 4 )

© 眼中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