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釘

立场混乱邪恶,做人浑浑噩噩。

《我之飓风》02

本章灵感来源于AAA《侍魂》,但其实和歌词没什么关系。

  尝试表达一件事情的完整性与画面感。  别考据也别太认真,认真你就输了。  

02.大蛇

    “名为风间右京,来于京都,今后还请各位多多指教。”  黑发的苍白男生这么说着,脸上带上了礼貌的笑意。那模样也许会让女生脸红心跳,但在心思通透的人来看,简直虚假的令人作呕。叫做风间的这个家伙,就像个精致的人偶一样,套着个虚伪的壳子。

    冰帝的剑道部是全国都名声赫赫的豪门,其选拔的严苛程度和训练强度都是许多名校望尘莫及的。风间不明不白地出现在这里,偏偏教练好像并没有反对的意图,让许多正选队员颇为愤慨。他们可是经过了堪称残酷的选拔才进入到这里,就算是学生会长也没有权利如此轻松地加入剑道部。

    在这一届的部长向教练表达了正选的想法后,男人并没给他答复,只问了日吉什么时候能到。部长颇为意外,但仔细想想怕是要用王牌给这个插部生一个下马威。

    他不由得带上了几分喜色,恭谨地站到一边去了。风间仍然保持着那个仿佛假人一样的笑容,他换成了黑色的剑道服,手拢在袖子里。日吉似乎是刚从球场上回来,他把网球包放在一边,匆匆去更衣室了。

    其他正选都坐在一边,日吉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恰巧风间正看过来,然后他客气地冲日吉点点头。  然而日吉只觉得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好像全身的汗毛在那一瞬间都立了起来。风间的眼睛颜色很浅,但从那个角度看过来的时候竟泛着冰冷的金色。

    他吞了吞口水,握着竹刀的手背上绷起了几根青筋。他们面对面的摆好了姿势,都没有戴护具,使得这场入社考试变得像是一场决斗。风间持刀的手臂看起来线条流畅,但并不像是有力量型的选手。

    也许他是技巧型,日吉暗地这么想。他在古武术上的天赋使得他在剑道上的进展一日千里,剑道部完全是把他当做王牌来培养的。

    日吉家承继的古武术流源自出云,他本人主要修习的是短戈,多年的训练让他习惯性地绷紧全身,全部肌肉都精确地组合成具有最大爆发力和速度的状态。

    他微微躬身,持剑的手向后,整个身子像一张拉伸饱满的弓。  那是他得意技的起手式,讲究一击必杀。

    裁判口令给出的瞬间,日吉露出了一个冷酷的微笑,然而他并没有注意到,风间按在刀柄的手臂上,竟蔓延着一层蛇鳞一样的东西。

    日吉已经违反了剑道比赛的基础规则,但裁判并没有出声制止。

    风间一直在闪避,日吉眉眼间带上了一分阴霾,他的攻势都被风间软绵绵地化解掉了,返回到竹剑上的力道让他判断不准对方的意图。他向后退了一步,风间将竹剑置于腰间,左手重新搭上了刀柄。 

    拔刀术么。日吉冷笑一声,竹剑在他手里换了个方向,他反手持刀,刀身向后,那是刺杀时常用的一种方式。 

    如果能击中…

    电光火石的一秒,风间拔刀了。看不见的气流从他身边掀起,日吉反手挥刀,然而他惊愕地发现自己的行动被限制住了,风间的刀已经挥到了他眼前。肉眼几乎模糊的距离下,他看到一条巨大的蛇狰狞地冲他长开了嘴——   

    在突如其来的茫然下下日吉几乎失去了下一步的反应,然而当他回过神,凶兽已经不见了。他僵硬地站在原地,宽大袍袖拂过身边,巨蛇缓缓地从他旁边游走过去。他猛然回头,风间站在他的背后。

    风间苍白的手臂上布满了鳞片,他还挂着虚假的笑容,而眼睛却是蛇一般的竖瞳。

    巨大的压迫感扑面而来,他只能怔怔地站在那里,难道他们都没看见么?那像怪物一样的家伙… 

    然而等他再看时风间正站在他面前,哪还有半分巨蛇存在的痕迹,连冲他伸过来的手也平滑无比,根本没有所谓的鳞片出现。

    日吉紧盯着他,男生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手。  “有什么问题么?”  日吉摇了摇头,握着他的手晃了晃。

    风间抓抓头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日吉君真是厉害之类的话。教练叫停了比赛,社员们纷纷围过来,日吉被他们包围着,只觉得那份压迫感还萦绕在全身,恐惧的分子在全身的神经里跳动。 

   他控制不住地微微发抖。那是一种未知的恐惧,比他以往所经历的事情还要更为可怕。

  他好像无意间窥见了不可知的领域,像是被某种宏大而隐藏在暗中的东西高高在上地俯视着。

  当教练询问他对风间实力的看法时,日吉过了一会儿才有些艰涩地摇摇头。

  他无可奉告。         

评论

© 眼中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