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釘

立场混乱邪恶,做人浑浑噩噩。

【邪花黑瓶】不朽 03

  03. 

     我们在游泳馆呆了一下午,碧蓝的水很大程度上驱解了夏天燥热的暑气。我和小花靠着池壁唠嗑,老齐拽着闷油瓶去深水区浪了。这厮精力充沛,用小花的话来说简直是夏天里的一把火。有天晚上我起来上厕所,模模糊糊看着窗台边上窝了个黑影,我当时也是睡迷糊了,也没想那是什么东西上去就是一脚。黑影嗷一嗓子跳起来,气急败坏压低了嗓子说小吴你干啥——

  “大半夜不睡觉你搁这猫着有病啊?”我被尿憋的急,踩着鞋径自出去了,等我回来的时候他还在窗台那呆着呢,我看了眼夜光表,快四点了。刚才被他一吓我也没了睡意,索性搬了椅子坐他跟前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老齐翻了个白眼,他虹膜颜色极浅,晚上看来竟像是猫的瞳孔一样,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

 “我问你个事。”

 “说。”

   他寻思了一会儿,凑到我耳边问你和花爷,谁上谁下?

   我登时差没点跳起来给他一耳刮子,还好小花睡得沉,翻了个身并没有什么动静。这厮揶揄地看我,“看你那德行,妥妥是人家身下受吧。”

 “受你妈——”我咕哝了一声,“老子攻德无量你懂个屁,现在还没牵手的别逼逼。”

   老齐捂着胸口作痛心状,“你心真脏——”

   我回他一个得意地笑,这厮演了一会儿无人欣赏,又安静下来看着窗外依旧黑漆漆的天空。我抹了把脸发现并没有睡意,索性点了小灯开始翻英语书。我每次都在运用我最大的想象力去答英语卷,然后再被残酷的现实干翻。

   ...然后我是被小花拍醒的。他手里还拎着豆浆油条,一看就是刚晨跑完回来。我抹了把脸迷瞪地问几点了,小花把早餐放在一边爬上床去叠被。“七点了,你怎么趴桌上睡的?”

 “别提了,老齐那孙子,半夜起来让我和他谈人生。他人呢?”我推开椅子起来准备去洗漱,正好张起灵拿着毛巾和盆回来,他似乎是刚洗完头的样子,光着膀子进来,然后我清晰地看到在靠近锁骨的地方,有几点形状非常眼熟的红印。

   我有点惶恐,老齐这禽兽也太快了。闷油瓶见我一直盯着他看不由得歪了歪脑袋意思是什么事,他这近似卖萌的动作让我更惶恐了,我现在只想知道老齐有没有横尸街头。

  “那什么小哥,老齐呢?”

  “外面。”闷油瓶言简意赅,我拽了毛巾出去,水房人出奇的少,匆匆洗了脸回来,老齐正蹲在门口吃烧饼,见我他露出了一个荡漾的笑,同时冲我比了比大拇指。

   ...我的心情有些复杂,不知道是该同情他还是同情闷油瓶。

    出游泳馆的时候都快五点了,霍玲要是没发现还好,不过我二叔最近忙没空管我,除了英语课抓瞎外我天天过的简直不要再美好。

    然而就是这么简单明快的生活总有那么点意外。我提议去附近的家乐福买点东西回去当夜宵,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打折的日用品,,老齐表示他和闷油瓶有事先走,车子一翘跑没影了。

   我啧啧两声,小花突然停下来看手机

   我正准备过马路时看到旁边巷子口有个男的趴在那儿,正捂着胸口,看样子像犯病了似的。

   我刚准备过去就被小花拽住了,他警告地看了我一眼。“别过去,指不定讹上你。”

   我有点好笑,“咱们离他还挺远,上哪碰瓷去?”

   小花冷笑一声,随即松开我胳膊径自向那男的过去,我真是有点懵逼,这会儿他过去干嘛?难道长得好看就不容易被讹也太没天理了吧?我把车子停在路边跟了上去,小花走的快,三步两步到了男的跟前。他居高临下看着男人,然后毫不留情踢了他一脚。

   男人哀嚎一声蜷的更紧了,但死死捂着胸口。我赶紧过去拉开小花,他也没挣脱,就那么让我拽着。我一瞅那男人样子不太好,摸了手机要拨120,小花按下我的手,冲巷子里朗声道,“行了,出来吧。”

   我探头一看,闷油瓶面无表情地从巷子里走了出来,他一手还拖着个昏迷不醒的人,然后直接把那人扔到了地上,咚的一声闷响我听着都疼。

  “小花这怎么回事...”

   小花没理我,他蹲下揪着先前那人的衣领,那男人的脸露了出来,青青紫紫的好不狼狈。我看他有点眼熟,但一时还想不起来他是谁。小花扬手给了那男人一耳光,男人哆嗦着嘴唇把目光又投向了我。

  小花皱着眉,“你跟了我们几天了?”

  “ 小三爷——”

  “少和吴邪套近乎,说!”小花紧紧拽着那男人领子,一手绕到他背后将他一只胳膊向后一拧,男人痛苦地呻吟着不敢再转头看我,我被这变故弄得有些转不过弯来。小花手机响了,他示意闷油瓶过来搭把手,两人交换了位置后,小花接了电话,但很快他把手机递给了我,我看了眼屏幕,是个来自C市的号码。

   然后我二叔的声音就清楚地穿到了我耳朵里。

   他说小邪,家里惹了点麻烦,你警惕着点,没事最好别离开学校。

 “等——二叔!怎么了突然...”

    那边传来很大一声巨响,然后电话就挂断了。嘟嘟的忙音听起来让我心慌极了,我不由得看向小花,他正皱着眉,像是仔细思考着什么。

   片刻后他重新看向被张起灵按着的男人。“说的好不如来的巧,胆子敢肥到这程度啊...王八邱。”

 

 

 

 

 

TBC

 

好像迅速向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来评论找我玩嘛! 

评论 ( 35 )
热度 ( 24 )

© 眼中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