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釘

立场混乱邪恶,做人浑浑噩噩。

《画堂春》03

     那场雨连着下了三四天,连回廊上都有些许积水。我感觉嗓子不舒服,泛着干涩的疼痛,屋子里点着安神香,熏的我有些头大。

    我推开窗子,回廊里挂着的鸟笼空荡荡的,才想起一个月前殿前的大宫女带人把鸟捉了去,说鸟叫聒噪,怕耽误皇帝休息。

    大宫女低眉敛目,说奴婢是奉了摄政王的旨意,还请皇上不要见怪。

    我无话可说,大宫女行了礼,匆匆离开了。我看着她藕荷色的裙摆从回廊的尽头轻巧地掠过,院子里却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死寂。

    我把香挑断,待浓郁的香气散去些后关上了窗户,继续看昨晚没看完的书。那书页上有着斑驳的水渍,我盯着那痕迹,一点内容都看不下去。

    我住的这个宫殿,就像是窗外那只精美的鸟笼,美轮美奂,也是囚牢。我强迫自己继续看书,而脑子里全是昨夜他诅咒般的呓语。

    他说我一辈子都别想逃开。

    在我年幼无知,被人服侍着套上沉重华贵的冕服时,他也是这么说的。然而那时我尚且被自己即将继位的事实吓得头脑空白,根本无法理解他到底在说什么,宫女们沉默地忙碌着,他蹲在我面前,替我将下颚的冕带系好。然后他站起来,牵着我的手往外走。

    养心殿外的侍卫以及太监宫女都跪在两侧,谢遥带着我往正殿去,朝臣们整齐地站在殿中。他牵着我,一步步走上那至高无上的位置。

    从那之后他成了摄政王,又手握兵权,边境祥和也是他亲自出征的功劳。

    世人皆道幼帝尚不能持政,摄政王贤德英武,天赐良将,护我泱泱大国。然而谁知那人眼里,还有没有那三纲五常,人伦道德。

    我放下书回床上合衣躺着,外面安静极了,间或有呼啸的风声过去。我躺着躺着就困了,也没盖被就那么睡着了,外面的风声渐渐大了起来,而我觉得耳边竟什么都听不到般,只觉得十分疲累。

    再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黄昏了,我竟睡了一个下午。我靠在软垫上歇了一会儿,头晕的感觉越发强烈了,连带手脚也变得滚烫起来,大抵是这几天下雨,受了风寒。

    我披着外衣踩着鞋往外走,想找个宫女请太医过来,然而我在养心殿里转了一圈,出了门顺着回廊走,风声呜呜穿过回廊,我觉得浑身发冷,只得裹紧外衫回到宫里重新躺下。

    被子上带着十分熟悉的香气,却不是安神香甜腻的味道。我缩在床上,只觉得怎么躺都不舒服,浑身都疼的很。

    然后我已经模糊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人,那人打量了我一会儿,随即弯下腰,手在我身上游走着,解开了我的外衫,然后给我盖上了被子。

    他的手很凉,摸着我滚烫的脸和脖子,床边塌下去了一块儿,我那时已经烧的神志不清,只觉得那人一直呆在我旁边,他身上的那股香气伴随了我好多年,好像从未离去。

 

 

 

 

TBC

 

之前和基友讨论了一下大致走向,悲哀地发现前面越甜后面就要越虐。

评论 ( 4 )
热度 ( 3 )

© 眼中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