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釘

立场混乱邪恶,做人浑浑噩噩。

【POT相关】利维坦 07

007.

  “刚给你造成麻烦了。”他们沉默地走了一段路,忍足有些疲惫地说。浅井摇摇头,忍足侧头打量了他一会儿,男生安静地看过来,黑亮的眼睛里带着纯粹的不解。

  忍足笑笑,说真是太体贴了晋作。

  “老师不希望被询问,那就没必要开口。”浅井收回了目光,他个子比忍足高上一些,侧脸看过去是英俊的流畅线条。

  忍足露出一个和往常一样的笑容,但很快他就觉得这并没有什么意义,他觉得疲乏,连维持一个笑容都觉得困难。

  他们走到了车站,忍足等的班车来了,浅井要把围巾解下来,忍足拍拍他的手臂,让他戴着。

  “学校见吧晋作。”

  “是,老师再见。”

  然后他头也不回上了电车。他知道浅井肯定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上一次也是这样,非得看到电车开远了才会离开。忍足拽着吊环盯着窗户发呆,他又想起和越前那场局促的谈话,他不知道越前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心翼翼,那让忍足感到陌生外,还多了分物是人非的酸涩。

  忍足回了家,脱了大衣挂在衣帽架上。然后把今天买的碟放进cd机里,他坐在地板上翻看自己以前买的厚厚一沓光盘,他坐在一地凌乱中抽烟,觉得自己头痛欲裂却清醒无比。

  第二天忍足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沙发上,他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客厅的窗帘拉了一半,外面的天还没完全亮,透着灰蒙蒙的暗色。

 

  他咬着皮筋把头发扎起来去卫生间洗漱,半路险些踩到扔了一地的音乐碟和烟头,这间公寓他住了半年,虽说小了点但一个人住绰绰有余。迹部只来过一次,随后大少爷满脸嫌弃地叫了清洁公司的人来彻底清扫了一边才让忍足住进去。

  他咬着牙刷看镜子里的自己,黑眼圈重的像瘾君子,脸色也是不健康的苍白。

  吐了泡沫漱口时觉得嗓子有些痛,早餐吃了一半就全无胃口。

  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出门时忍足觉得今天真是糟透了。天一直阴着,风冷飕飕的让他觉得骨头缝都作凉。

  他在清晨拥挤的电车中看手机上的早间新闻,天气预报提示今天有雨夹雪,忍足叹了口气迅速浏览着网页,早上第一节是他的课,下午几乎都是自习。

  到了学校忍足先给自己接了杯热水,他来的早一些,办公室只有一个女老师在。忍足把外套和围巾挂在衣架上,桌面上的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拿起袋子,里面是他昨天塞给浅井的围巾还有一盒饼干。女老师也看了过来,笑眯眯地说是浅井同学早上送过来的哪,是生日礼物吗忍足老师?

  忍足摇摇头,围巾显然是洗过的,还带着洗涤剂的香气。他把围巾装回袋子里,饼干放到了一边。

  片刻他想着饼干盒子上的蝴蝶结,和浅井一贯无表情的脸,他觉得自己被逗乐了,尽管他并不是十分喜欢甜食。

  上课的钟声响了,忍足夹着书往教室去,正好碰到浅井从另一侧的楼梯上来。他显然是刚结束部活回来,衬衫领口敞开着,额发也湿漉漉的。

  “快回教室吧。”忍足温和地提醒了一句,浅井冲他行了个礼就匆匆往教室去了,忍足不紧不慢地走,在浅井刚坐稳的时候进了教室。

  “早上好,那么拿出本子来吧,周一的老规矩,我们来一次小考。”

  他这么说,有些后悔自己没带杯子来教室,嗓子的疼痛愈发明显了。忍足开始读单词,教室里只剩下笔尖在纸上摩擦的沙沙声。外面的天愈发暗沉了,渐渐地有淅淅沥沥的水声响起。

  忍足过去把电视旁开了一条缝隙的窗户关好,窗台已经湿透了,这时的东京和晚上的繁华全然不同,透着一股苍冷的灰色。

  雨越下越大了。

 

 

TBC

所以我好爱浅井,啊。

评论 ( 15 )
热度 ( 4 )

© 眼中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