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釘

立场混乱邪恶,做人浑浑噩噩。

【pot相关】你经历过绝望吗 02

 高能中二预警。

 

 

 

Char.2 一场战争

 

    “战争要开始了。”
  

    听到这句话时手冢正夹着书往外走,走廊两边的太妹们三三两两地或站或蹲,这时候脊背笔直制服整齐的手冢就显得有些异类了。

    然而并没有人轻举妄动。

    小野美挑衅不成灰溜溜离开的事很快传遍了这一楼层,太妹也不是没有脑子,一时没人敢轻易去挑衅这个看起来病怏怏的人。她们或者窃窃私语,或者沉默地蹲在角落里。

    所有人都在观察,马上到了学校内部战的时候,按照惯例,年级内部要先进行车轮战,选出一个合格者,然后参加校内的混战。

    位于校内顶点的是由三个年级选拔出来的最强构成的社团“布鲁斯”,只而有在年级争夺战拔得头筹的人才有进入“布鲁斯”的资格。

    ...

    大概是类似网球部选拔的一种方式吧。偶然听到了一群女生在讨论这个校内争夺战的手冢这么想到。

 

    结果整整一个上午都没完整地上过一节课。英语课的老师是个秃顶的中年男人,畏畏缩缩地讲课的时候,不幸被迎面飞过来的板擦砸中了鼻梁。

    手冢看着都觉得疼。但是他只是默默地站起来拾起了板擦,然后把那个可怜的老师扶到了一边坐着。

    他身为一个优等生以及网球部部长的责任心让他没办法对这种情况坐视不理,事实上在现任学生会会长手冢的威严下青学也没有哪个学生敢这么以下犯上。

    ——然而手冢已存的认知在这个学校都被一点不剩地打破了。

    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行为相当于是在对这个班里的不良少女发起了挑衅。在后排聚堆的人纷纷站了起来,她们掰着指节,不怀好意地打量着这个之前一直默默无闻的人。

    高杉麻生的气质不是非常招人目光的那种,但是一旦她选择站直身体,整个人就像变了个样子。

    事实上控制这具身体的也确实换了个人,手冢国光确实是一个冷静又及其理智的人,但是这是在一般的情况下。

    “现在请您先回办公室吧。”他低头对那个不停擦着脑门汗的老师说,老师忙不迭地起身往外走,临出去时还夹杂着同情和担忧看了他一眼。

    手冢把袖子挽起一点,然后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肩部关节。高杉的身体还算健康,他情不自禁地摸了摸左肩,隐隐地舒了口气。

    “不要大意地上吧。”

    手冢觉得差不多了,然后他像每次比赛时叮嘱全体正选那样,严肃地向那群太妹招了招手。

    ... 

 

    虽然不知道高杉原来的性格如何,但是从身体自身的反应和动作来看,非常灵活。

    灵活到近乎本能一样了。在以一个难度颇高的姿势避开了前后夹击来的拳头时手冢这么想到,然后他一手揪住正对面女生的衣领,轻易地将她甩到一边,然后迅速转身提膝,踢翻了挥舞着球棍偷袭的另一个人。

    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手冢觉得自己越来越难控制下手的力度。作为一个全国实力的网球手,他对控力的技巧可谓得心应手,此刻却得强行控制着自己不要下手太重。

    他尽可能快递想要结束这场混战,没成想后脑勺被人用力砸了一下。

    手冢觉得自己都听见了砰的一声钝响。

    他确定自己的头流血了,还没等他伸手去摸,眼前猝然一黑,很快他失去了意识。

    然而身体并没有倒下。在他身后举着球棍的女生楞楞地看着高杉本该摔倒的身体以一个极为古怪的姿势强行站了起来,和刚才力度极为克制的样子不同,她看到高杉拧过头来,额角的血顺着脸流了下来,配上对方苍白无比的脸色简直惊悚的像是恐怖片。

    然后她被高杉抓住了头发,直接被对方掼在了木讲台上。再次被高杉抓起头发的时候她惊恐地看到对方脸上毫无表情,只有那双眼睛黑的吓人,像毫无波澜的枯井,幽深的让人害怕极了。

    在绝对的力量压制前,连叫喊都没办法发出。

    c班的暴动引起了游荡在走廊里的人的围观。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到c班的门口,教室里静的可怕,地上的人没有一个发出呻吟,即使痛得厉害,也都强忍着不敢发出声音。

    高杉将那个背后偷袭的女生轻易地抡起来并且将她的头用力砸向讲台时,每个人都听到高杉嘶哑着嗓子说从现在开始,谁敢出声,我就把她的脑袋砸进墙里。

    这么说话时的高杉半边脸都是血,她抬起手把一边的头发背了过去,露出了额头,然而那看起来只让她杀意更胜,几乎连眉心都带着戾气。

    “现在来让我看看你们谁第一个上来送死。”她露出一个勉强称得上是笑容的表情,尖利的嘴角僵硬着咧了开来。

 

    等到手冢从钝厚的疼痛中回神的时候,他发现他站在走廊里,而地上躺满了伤痕累累的女生。凭借他一上午的印象只勉强地辨认出了几个自己班级的人,其他的都是生面孔。

    他干了什么。

    脸上的血已经结块了,腥味刺激着他的鼻腔。手冢环顾了一下,决定先去处理一下伤口,他记得他被人十分用力地用球棍砸到了头,接下来的事完全没有印象。

    头痛严重影响了他的行动,手冢好不容易找到厕所,好容易洗净脸上的血块,头上的伤口已经凝固住了,他把同样血迹斑斑的手也洗净,等到回到教室时,教室里已经没有几个人了。

    手冢环顾了一下,之前的事他不记得,说的不科学点大概是类似身体自我防护技能启动了。

    但是这个后果未免太惨烈了些。

    他拽住一个路过的女生,还没等他问保健室在哪,女生惊恐地缩起了身子,看样子恨不得伏地行个大礼。

    “...保健室在哪?”

    “在,在三楼的尽头处...”

    还没等手冢道谢,女生像受惊的兔子般赶紧跑了。他站直身子,顺着楼梯往下走。原本坐在楼梯口的女生们看清他的脸时紧贴着墙壁,一副要把自己砌进墙里的样子。

    “...”

    手冢推开保健室的门,里面没人。药箱摆在窗户边的玻璃柜里,他打开药箱,拿了双氧水和绷带出来给自己上药。

    现在的情况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计,今天是第一天,而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他揍了整个四楼的不良。

    确切地说,是属于高杉麻生的意识。

    现在他基本可以确定高杉的灵魂,姑且这么说,并没有出现在他自己的身体里。现在自己的身体不出意外是处在昏迷状态。现在他应该找个地方打电话联系家里,以便确认自己的身体状况。

 

    但是谁又能相信这么离奇的事情呢。

    手冢一边上药一边思考,他构想出了一个又一个方案 ,却都被同一个理由否决。这个现象让他难以继续思考下去。

    在他好不容易把藏在头发里的伤口处理完毕,正视图包绷带的时候,保健室的门被打开了。

    手冢放下绷带,小野美带着一群脸上青青紫紫的女生,看到手冢后立刻惊恐地低下了头。

    保健室弥漫着一股无言的压力,手冢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把绷带放进了口袋里,以备不时之需。

    “你们有事?”

    “...那,那个!之前多有冒犯,还请高杉大人放过我们!”

    “...叫我高杉就可以了。”

    “是,是!”尽管对方说话的口吻非常客气,小野美还是恐惧地微微发抖。她没有参加那场混战,而是躲在外面,在看到半张脸都是血的高杉把目标放在了走廊里的人时她吓得腿都软了,连滚带爬地躲到了天台。

    那时的高杉太可怕了,只要被盯上就肯定会被干掉的。

 

    现在她强忍着逃跑的冲动向对方道歉,并且准备请求高杉作为二年级的代表,参加这次的校内选拔。

    “恕我拒绝。”手冢皱了下眉,当务之急是找到回到自己身体的办法,“我并没有时间参加这种活动——”

    “请,请您务必参加!”小野美腰弯的更低,“自从坂本转学走了之后,我们二年级...就没有能拿得出手的人了。”

    “但是我——”

    “您是二年级最强的人。刚才,刚才的事我都看到了...”小野美咬着嘴唇,“之前是我们多有冒犯!只要您同意参加校内选拔,我们...我们做什么都可以!”

    然后她带着一群人猛地跪了下来,“这关乎二年级的尊严!是我们自己不争气,但是今年如果再没有人成功进入校内选拔,我们在成田就真的没有立足之地了!”

    手冢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只得让他们先起来,小野美低着头,拳头抵在腿上攥的紧紧地。

    她说的是实话,一年级时尚且有坂本和宫崎在,然而升学时坂本转学走了,宫崎辍学回去开店,二年级一时群龙无首,小野美作为从初中就跟随坂本的一员有心无力。

    她自己的力量不足以进入校内争夺战,但是复兴的想法比谁都强烈。在看过今天看成单方面扫荡的战斗后她更加坚信一定要把握住高杉的想法。

 

    如果实在不行...就只有——

 

    “你们先起来。”

    手冢伸出手拉起了小野美,女生抬起头惊讶地看着他,手冢见她站了起来就松开了手,高杉的身体身量高挑,小野美不得不微微仰视他,然后她整个人都被手冢接下来的问话惊到了。

     “那个校内争夺战,到底需要做些什么?”

   “只要战斗就好了。”

    小野美再次攥紧了拳头,坚定地答道。

 “除了战斗,别无他想。”

 

 

 

 

 

 

TBC

嗨的我都要变态了。

评论 ( 5 )
热度 ( 16 )

© 眼中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