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釘

立场混乱邪恶,做人浑浑噩噩。

三国秧歌志 【10】 我叫赵云,万万没想到,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曹丕想泡我。

        

      那天在电话里约的十点半,曹丕早早就起来了,一般周末这个时402寝室会选择静静地和周公约会到天亮,然而曹丕六点半就醒了,于是强行拉着不知道为什么也醒了的郭嘉洗漱了一下就去锻炼了。

      郭嘉显然是昨晚没怎么睡好,眼圈一片青黑。如果不是曹丕只是脸长得花,并没有什么不良癖好,他都要以为曹丕这么精神八成是嗑药了= =

      他俩打完了一套晨练太极,溜达着去食堂吃了早饭,顺便给贾诩带了他心心念念的砍刀大馒头和司马懿的卷饼,卖卷饼的师傅都认识郭嘉了,非常慷慨地给他多加了不少土豆丝,郭嘉掂量了一下这个硕大的卷饼,觉得够司马懿吃到晚上。

      等他俩回宿舍了贾诩也没起,他卷着被子睡得十分香甜,而司马懿的床围一如既往地严严实实,像一座安详的棺材。曹丕把早饭扔到贾诩桌面上,点了台灯开始写前天留的论文,写到九点。据日后郭嘉回忆,他从来没见世子论文写这么快过。

 

      赵云心有些累。

      他很不愿意承认自己找到曹丕说的那个长廊时都十一点了。曹丕正坐那看手机,当赵云靠近时他听到了微博特有的咻的一声,这人不笑的时候甚至有种冷酷的俊美。赵云一巴掌拍掉脑子里突然蹦出的恶心巴拉的形容词,抱着箱子过去了。

    “哎你来啦,我也刚到没一会儿。”

    曹丕露出个相当真诚的笑容把手机揣进兜里顺手接过赵云手里的箱子,“那天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然我就尴尬死了。”

    赵云说没事,然后他们维持着一个称得上和谐的气氛往外走。

    “上去喝杯水吧,不好意思还让你大老远帮我扛过来。”

    “…不用了。”

    “…”

    “…好吧。”赵云木然地别过了头,“前方带路。”

    他特别想告诉曹丕你不会卖萌就不要卖了他真的不想买的,但是曹丕这个长相用女生的话来说属于霸道邪魅款的,装可怜就叫反差萌。赵云只觉得好像一只哈士奇即使它再邪魅狂狷也掩盖不了它蠢的事实啊…

    曹丕迅速收回了刚才真挚可怜的表情,他走在前面赵云只能看得到他后背。这个时候曹丕在严肃地思考他到底对赵云做了什么才会让他这么如临大敌警惕十足。

    难道又是诸葛亮说了什么吗!

    如果赵云能听得到他的心声一定会说他想多了,他和丞相最近都忙得要死哪有时间说曹丕的坏话。

    诸葛亮最近收发快递的频率有点不太正常,而赵云最近在忙社团活动的缘故白天基本不怎么在寝室,于是每天晚上都能看到一脸生无可恋的马超在收拾各种大小的快递盒子。

    人民的好伙伴好室友赵云放下包脱了外套就开始帮他一块收拾,两个人抬着一堆盒子往厕所的垃圾桶去的时候发现那里已经堆了一大堆快递盒子。

    赵云放下盒子,“告诉我孟起,这段时间丞相都干了什么。”

    马超木然地把另一只手里的盒子放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连买内裤都要网购了,难道联大超市的内裤质量差到连丞相都不愿意再看了吗。”

    “我猜是花色问题。”路过的姜维说道。

    赵云拖着马超迅速回到了寝室,他觉得再看这些箱子恐怕自己忍不住会连夜把它们运到废品回收站。

    “这样下去不行,会给收拾卫生的大妈造成麻烦的,回去得和丞相说一下这个问题。”

    等他们回去发现诸葛亮已经穿好了外套,见他俩回来顺手把刚掏出来的钥匙放回了书架边挂着的储物筐里。

    “你俩晚上还出去吗?”

    马超摇摇头,诸葛亮慈爱地摸了摸他的头,“那我不带钥匙了。”

    然后他迅速地出门了。马超原地呆滞了两秒,迅速趴到了窗台上往下看,路灯下站着个人,个子很高,过了大约半分钟他们丞相出现在了视野里。

    ...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子龙?子龙?云云?云儿?”

    沉浸在思绪中的赵云猛地回神,曹丕停下了脚步正盯着他看。

    “你刚叫我什么?”

    “这不是重点。”曹丕避重就轻地岔开了话题,“你刚踩我好几脚了,想什么呢?”

    “...抱歉。”赵云摸了摸鼻子,他们已经走到曹丕宿舍跟前了,北区的构造和西区差不多,只是楼的颜色有差异。他们一前一后进了楼,不时有学生和曹丕打招呼。

    “他们为什么叫你世子?”上了楼赵云终于忍不住好奇问道。曹丕笑了一声说都是闹着玩的起的诨名,就好像你们都管孔明叫丞相似的。

    “你怎么知道我们叫他丞相?”

    “...”曹丕总不能说他明里暗里从没事就来打麻将的庞统那里套了不少话来,试图哂笑几声把这个话题混过去。曹丕宿舍在四楼,还没等进门就听到贾诩嘹亮的一声我糊啦——!

    赵云被这阵势唬了一下,脚步顺势停了下来,曹丕油然而生一种难言的耻辱感,是时候给贾诩派点事做了,他阴暗地想。

    他们宿舍一如既往沉迷在国粹的世界中,这回不放滚滚长江东逝水了,改成了更有节奏感的一首电音,尽管曹丕听了半天也没get到其中的点——据司马懿说这是乡村迷幻重金属风。

    屋里的四个人在曹丕进来的时候还照样专心地洗牌,然而等曹丕侧身让后面的人进来时他们全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赵云被四道目光看的浑身一震,他甚至还看到了庞统那张和善的脸。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耿直的赵云第一反应就是去摸自己的嘴角,毕竟他早上刚把马超私藏的法式薄饼吃了个精光就匆匆出门了。

    ...动作真快啊。郭嘉盯着赵云想到。

    长相不错啊。贾诩吸了一下鼻子。

    这小子是不是和诸葛孔明一寝室的那个!司马懿分出了一道目光给庞统。

    咦这不是子龙嘛。庞统惊讶了一下。这时候郭嘉木然地出了声,“司马懿你踩我脚干什么。”

    “踩错了。”司马懿毫无歉意地收回了脚。郭嘉嘴角抽了抽没说什么,贾诩一方面沉浸在他连着胡了两把的喜悦中,另一方面他感叹世子下手太快这就把人领回来了让兄弟们看看替他把把关吗真不愧是世子啊——

    “子龙进来坐,我的位子在窗边上,贴钢铁侠海报那个就是。”

    赵云应了一声,冲麻将桌边上四个人礼貌地笑了一下就坐曹丕那去了。路过庞统的时候他们交换了一个郭嘉都没看懂的眼神,随后庞统笑眯眯地站了起来,说有事得回宿舍了,失陪失陪。

    “早点回去啊子龙。”庞统说完就悠悠然走了,这时候寝室只有他一个西区的,剩下四个全是北区的,他跟曹丕还算不上熟人,坐着只觉得有些尴尬。

    迷之沉默了一会儿后,司马懿最先动了起来,他走到赵云边上眼神凌厉地打量了他一会儿,赵云莫名其妙但是还是坐着没动,片刻后司马懿伸出手,“司马懿,幸会幸会。”

    “...你好我是赵云。”

    赵云是练武出身的,手劲和一般人不能比,司马懿一握手被对方握的呲牙咧嘴,但是还不好意思出声,强行挤出了一个笑容收回了手坐回了贾诩边上。

    【那小子手劲挺大啊这是下马威吗!我就说是诸葛亮唆使来的卧底吧!】

    【司马我早告诉你不要没事就联想孔明你说你不暗恋他谁信。】

    【放屁我就算暗恋贾诩我都不会暗恋他!】

    【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吗喂!】

    郭嘉放下了手机去给赵云倒了杯水,赵云正看着曹丕墙上的海报,接过水礼貌地道了谢。郭嘉温和地冲他笑了笑没去管QQ群里贾诩的嚎叫,“寝室乱别介意啊。”

    赵云摇摇头,男生寝室什么样的都有,他倒不怎么在意,只是觉得这个气氛很谜。好像所有人都在盯着他但是又没有明显的目光,赵云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奈何曹丕出去扔东西没在屋里,直接离开好像不太合适。

    他喝了一口水就把杯子放在了一边,刚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曹丕回来了,径自走到了自己位置这块,说着渴死我了直接拿起杯子喝干了水。

    “...”赵云无言地看他喝完了那杯水。曹丕把纸杯扔进一边的垃圾桶里,“怎么了子龙,你这是什么表情?”

    “不,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走了啊。”

    “等会儿我和你一块下去吧,正好一块吃个午饭。”

    “不用了我去找我室友就好了——”还没等他说完,曹丕匆匆翻出钱包看了一下还有多少现金,而赵云看到了那张桃源包子铺的会员卡。

    “那好吧。”他话风一转,“我去桃源包子铺。”

    “好说,我有那儿的会员卡。”曹丕一脸志得意满,“你爱吃什么陷的?我觉得他家酸菜包不错。”

    “鸡汁,还有牛肉的。”赵云不为人知地舔了舔嘴唇,“当然酸菜的也挺好。”

    郭嘉无言地围观了这个全程充满了包子和陷的对话,他恨不得冲上去问难道包子就这么好吃吗世子我和你吃了三年食堂怎么没看你如此地热爱包子世子啊见色说胡话这点这么多年你什么时候能有点长进——

    曹丕带着赵云出了楼门的时候碰到了买饭回来的张郃和曹真,张郃是个急性子的,隔了几米嗓门嘹亮地来了句世子你终于把人搞到手了啊!

    曹丕的脸刷就黑了下来,曹真几乎能看到他身后几乎具象化的黑气正扭曲变化成一张血盆大口。

    他一把捂住了张郃的嘴低声对曹丕说他脑子瓦特住了不要介意,强行拽着张郃遁了。

    赵云看的云里雾里,有某些隐秘的预感冒了个头但很快被即将吃到包子的期待给压下去了。

    他现在只觉得北区的人都很谜,所以说他到底是为什么要跟曹丕上楼喝水呢。

 

 

 

 

TBC

只有曹真是正常人。

评论 ( 6 )
热度 ( 40 )

© 眼中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