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釘

立场混乱邪恶,做人浑浑噩噩。

皮影 1-3

日记体,有原型 。捏造经历,流水账向。

 

 

 

“ 我从小到大都会思考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为什么要活着。我为了什么而诞生在世界上,真的会有人期待我的出生吗,还是说孕育生命只是一件到了年龄该做的事。

    仔细想想,我现在好像正无法自拔地向我最不喜欢的情况发展着。 ”

 

 

 

 

一. 穷寇

    我叫寇廷,是个死大学生。学的是口腔,每天往返于宿舍和教室,不上课就在寝室睡觉打游戏。

    我有些写日记的习惯,自从朋友安利了我一个软件后我发现科技发展的唯一好处就是写日记变得便捷了,并且没有人打着你本子掉地上了的借口去翻阅。

    我的生活一成不变,并且看不到未来的方向。

    曾经和围巾讨论过这些事情,他听我唠唠叨叨地说了一通后用一句话精辟地结束了对话。他说车到山前必有路,没事的话去刷刷淘宝吧这样你就会发现自己不仅穷,而且穷,就没心思想别的了。

     他说得对,我发愁地看着购物车,里面全是乱七八糟的书,还有几件死宅风格浓厚的T恤。

    那边围巾已经挂了电话,估计是吃饭去了。

 

二. 布尔什维克的金先 

    围巾是我高中同学,本名叫韦金。据他自己说他是个俄国人,名字是为了纪念布尔什维克以及他的英文名字叫金。

    我懒得理他。

    高一时自我介绍,那时候我和围巾还不熟,他学号在前面,那天他穿了个黑半截袖,显得整个人高高瘦瘦,戴着个细长框的眼镜,往那一站满脸高冷。奈何颜好,底下女生叽叽喳喳个没完。

    我当时偷摸在底下听相声,看他说了名字就迅速下台,后边的女生忍不住说妈呀好帅。

    我翻了个白眼,把音量调大了些。

    后来我和韦金熟了才发现他的高冷全是假象,全是套路,这人内心里根本就是隐藏着一只名叫蛇精病的怪兽啊,还时不时就放出来溜溜。

    韦金高深莫测地眯着眼,他眼睛其实很大,看人时却总压着眉头,满脸都是世界欠我五百万的模样。我就不一样,一般别人都说我脾气好,为人良善。

    但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纯粹是因为怕麻烦,还心软。几乎是别人求我帮忙的事我能做的就没推辞过。哪怕心里万般不乐意,但又觉得既然相识一场,何必弄的太僵。

    和围巾说起这事时他难得没有讽刺我,只是很快地回复了一句摸你。我几乎都能想象的到屏幕那边他皱着眉无言以对的表情。

    人的交际真难啊。

 

三. 日出与郑渊洁

    二零一一年的十一长假,学校放了七天,为了加强同学之间的情感交流,我们班和隔壁班组织了一次联合秋游。

    早上六点半在校门口集合,我定了五点半的闹铃,起来发现家里没人,我弟又蹬被了。我悄悄摸过去把被子给他盖好,他吧嗒吧嗒嘴,翻个身睡的死死的。

    有时候真羡慕小孩觉多。

    我把他屋门关上,轻手轻脚去厨房做早餐,外面天还没完全亮,透着层暗淡的灰。可能是起的有点早,精神不太集中,鸡蛋糊了。

    我看着煎糊的鸡蛋有点心疼,还舍不得扔。只好把煎的较好的那个留给我弟,自己去冰箱找了瓶辣酱拌着这个糊了一半的匆匆吃了。

    昨天放学和围巾去超市,逛了快一个小时就买了两条饼干回来。我倒没什么想吃的,围巾选择困难,在薯片和虾条之间磨蹭了半天。

    最后他买了个旺旺大礼包,说一个就够吃一天的。

    我觉得他仿佛有病。

    早上第一班公交是六点四十,我只好骑车去学校。到学校时六点二十,校门口全是人,我把车子扔校门边上的蛋糕店前锁好,拎着包找自己班的人。刚开学没几天,班里人我还没认全。还好我看到了围巾,他穿着套黑色的运动服,正戴着耳机。

    我过去拍拍他,他冲我露出个笑容,摘了一个耳机挂着。我问他听什么呢,他说德云社。

    ...

    我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突然就好了一点,并且有持续放晴的趋势。

    这次秋游的地点是山里。我们坐大巴大概要快两个小时。我和围巾坐最后一排,他晕车,开了窗户吹风。这时候天已经亮了不少,东边隐隐露出一点金光,要日出了。

    早上的风凉但是不冷,把我那点困意彻底吹没了,我包里除了饼干和水还有本昨天没看完的书,围巾问我吃早饭了没,我说吃了,他就从包里掏出两个苹果,一人一个分了吃。

    车子里全是欢声笑语,女生在聊天,有手机的在自拍,男生在打牌,或者打三国杀。我不会打三国杀,围巾会一点,但是我俩都看过三国演义,围巾还玩过三国无双。探讨了一会关羽和貂蝉到底有没有一腿以及曹丕对曹植为什么爱的深沉后,太阳已经升起来一半了。

    我摸了耳机看小说,围巾也拿着书,我看封皮是皮皮鲁,于是笑他多大人了还看童话。

    围巾说你懂个屁,郑渊洁披着童话皮写成人小说。小孩哪能看的懂。我不信邪,和他交换阅读,十分钟后我无言以对。

    我们俩陷入了阅读的沉默中,我还在吃那个硕大的苹果。围巾咔嚓咔嚓地啃完了,把苹果核用手纸包好扔进车里的垃圾桶,他似乎是在听摇滚,脚在随着音乐打节拍。

 

 

 

TBC

 

 

评论 ( 6 )
热度 ( 29 )

© 眼中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