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釘

立场混乱邪恶,做人浑浑噩噩。

抽烟。

我每次抽烟都在过年。三十儿晚上我爸基本都上班,然后买了一堆二踢脚没人给我放。

只好点了烟自己放。噼里啪啦等炮都放完了,烟还剩大半根。那烟还是别人送的挺贵的样子,觉得扔了有点可惜,于是决定抽了得了。

然后我就在爆竹声中站楼门口抽烟,满脑子啥也没想,觉得夜里不刮风还不算太冷。

烟抽到一半,邻居一家回来了,我打了招呼。那时候我还剪着短发,两边鬓角剃了披个我爸的旧大衣就出来了。

后来邻居家那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姑娘告诉我,她妈根本没认出我来,还以为哪来的小流氓喝多了蹲门口醒酒呢。

评论
热度 ( 6 )

© 眼中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