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釘

立场混乱邪恶,做人浑浑噩噩。

于底层中

    人的潜意识是会选择性地让你忽略一些不好的事情的,对于我来说那大概就是我的整个高中生涯。关于高中的事我大多已经记不清了,高三有多辛苦有多麻木,我通通没什么印象。

    大概还是成绩不好的缘故。

    我是从来不避讳贬低自己的。高中三年荒废了两年,最后一年拼了一年,大学是二本中的二流高校,专业是也是二流,成绩依旧不好,马马虎虎现在大三了。

    今天的纪录片课上看了高考系列,讲那个亚洲最大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看的我浑身发抖,想尽力做点别的转移注意力,但又忍不住去抬头看。

    高中的事我遗忘了很多,记得的也很多。高中时是我创作欲最旺盛的一个时期,因为不敢在课堂上看别的书,自己写相比之下就更安全一些。那个时候我一直在写,手稿写了一本又一本。但是我还是被老师发现了。

    打那之后班主任盯上了我,直到我再次被她没收了一本手稿。她叫了我的家长,然后下午上自习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批评了我。

    其实在这个方面我还是要感谢一下我的班主任的,她没有放弃我,选择再拉我一把。然而在那个寒冷的下午,她在讲台上一遍又一遍提起我的名字,并且延伸到学习态度和高考的重要性时,我还是感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耻辱。

    那种耻辱就像我被扒光了衣服,赤裸裸地站在全班面前,即使我知道所有人都在忙着学习,没人顾得上听老师对我的批评,但我仍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好像所有人都在盯着我,对我发出高高在上的嘲笑。

    我想他们确实也是在嘲讽我的。

    高中时的同桌后来放假约我出来吃饭,聊天的中途她对我说其实那个时候大家都挺烦你的。

    我筷子停了一下,若无其事地说我知道啊。

    因为你成绩不好啊,完了还老和xx说话,咱班那时候都烦死xx了,你还往枪口上撞。

    不过高三下学期时你学习了,也不说话了。同桌说。还记得C吗,他在北京上学,当时那么装逼,现在不也销声匿迹么。

    C是我高中班里的团支书,曾经和我最好的朋友在一起过,他一直很敌视我,也难为他了,在百忙之中还要抽出时间来鄙夷如此卑微地下的我。

   那大概是14年5月的事。高三的间操改成了在教室自习同桌在和后面的女生谈论高考后要去哪旅游。她们说到了海南,然后问我这个主意怎么样。

    我不敢出声,比了拇指意思是好,

    然后我转过头,发现C在盯着我。我看过去,目光和他对上,C突然站起来,大声让我滚出去。

    我当时一愣,他依旧站着,斥骂我不学习趁早滚回家,臭鱼搅了一锅腥,言辞提到了对我母亲的一些侮辱。我捏着拳头推开桌子站起来,他带着恶意的目光盯着我。

    我觉得无力,便坐下了。从头到尾没有还嘴。

    这件事老师很快知道了,她把我们两个分别叫了出去。老师问我你知道你错在哪吗。我说老师,我真没说话。

    老师笑了,你没说话,他盯你做什么。

    我一时不知道如何回应,老师又说,他是班委,他也是为了班级好。我争辩说可他骂我了,还带了脏字。

    老师说是他处理方式有问题。但你的错在于你俩吵架浪费了全班同学的时间你知道吗。

    我便无话可说了,认了错回到班里。C给全班同学道了歉,说耽误了大家的时间…之类的话。我坐在座位上,麻木地随着大家鼓掌。

    我那时候才知道,原来我真的是这么卑微胆怯的。我向朋友的方向看过去,她正和别人说话,于是我就收回了目光。

    我这个人从来是记坏不记好,谁骂过我,谁讨厌我,我经历过多少悲伤痛苦的事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我也知道人应该向前看,向美好的事看,而不是把自己困在痛苦中无法前进。

    那天我和同桌说了很多,大多数时间都是她在说高中时的事,我听着,偶尔给她一点回应。

    其实我是最不愿意提起高中的。我憎恨高中时的自己,憎恨所有优等生,憎恨他们高高在上的那种漫不经心的鄙夷。

    然而我如此清楚地知道,一切还是我自己的错。我是个不求上进,愤世嫉俗的懦夫。现在仍觉得遗憾的是有大把的时间来写稿子,却早就没了那样无穷尽的想象力。

    想起那天下午我把一本又一本的手稿撕碎扔进垃圾道,路上碰到班主任,她带着轻飘飘的笑,问我怎么都撕啦,不写啦?

     我也笑着回答她,不写啦。

    

评论 ( 26 )
热度 ( 102 )
  1. 绿色小熊软糖眼中釘 转载了此文字

© 眼中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