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釘

立场混乱邪恶,做人浑浑噩噩。

【POT相关】你经历过绝望吗 04

04.饿鬼

      昨晚回到家后手冢匆忙地洗漱了一遍,困意上头让他早早就睡了,以至于连梦都没做。睡太沉的结果就是他今早5不得不再次提起裙子追赶逐渐开远的校车,差点迟到。

      似乎是昨天他和慎宫的战斗引起了相当大的震动,审视的目光大多变成了敬畏和躲闪的窥视。手冢面无表情地拎着包走进教室,高杉的身体素质让他现在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想到自己已经没办法晨练了,每天光睡觉的时间都不够。

      ——不过还好昨晚陷入昏睡前他还记得做午餐便当。

      经过手冢被偷袭继而引发高杉意识的苏醒,暴揍了几乎一楼层的太妹后,他所在的班级就安分了很多,起码三堂课的老师虽然都哆哆嗦嗦但是仍完整地上完了课。

      他把课本合上,看着窗外轻微地叹了下气。

      第四节是课外活动,手冢决定早点吃午餐,然后下午就去保健室看书。他带着午餐盒径自往保健室去,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来开门。

      门没锁,手冢轻轻一推就进去了。意外地是,里面竟然有人,正默不作声地给自己擦药。见有人进来,也只是回头看了一眼便继续之前的动作了。

      手冢把餐盒放在桌上,转身去洗手。等他甩着手上的水回来时,发现原本还坐在床上的人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自己的餐盒,正猫儿偷食般津津有味地吃着。

      他咳了一声,被抓包的人瑟缩了一下,嘴里还叼着半块肉,露出了一个带着讨好的笑容。

      手冢看了眼饭盒,拿起一个饭团默不作声地吃了起来。看着这像是默许般的动作,女生迅速地把那块肉嚼嚼咽了下去,然后掰开了剩下的一个饭团,大快朵颐起来。

      等到她吃好了,抹抹嘴巴,满足地眯起眼睛。高杉的身体似乎对饭食的需求并不是很大,手冢吃了一个饭团就差不多饱了。他收拾好餐盒,拿去水池边清洗干净,女生吃饱喝足,忽然绕到他背后。

      手冢抬头从镜子里看了一眼对方,女生有着可爱的娃娃脸,个子也是和脸蛋相称的娇小。然而这个娇小的女孩子正努力地拍拍他的肩膀,以一副老成的口吻说着可怕的话。

      “你做的饭真好吃,看在午餐的份上,有什么仇家吗,我可以帮你搞定哦。”

      手冢面无表情地把对方的手拿下来,“劳驾了,没有。”

      女孩扁扁嘴,“那你明天还在这吃午饭吗?”

      他莫名觉得有点好笑,点了点头。女孩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我是一年c组的‘别西卜’,如果想好了,随时来找我喔!”

      说完她就迅速地离开了保健室,手冢放好餐盒,从书包里拿出课本来看。现在快到午休的时间了,外面的走廊却依旧吵嚷着,他过去把门又关的严实了些,再次专心地看起书来。

       ——然后不知过了多久,保健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手冢翻过一页课本,静静地看向捂着肋下跌跌撞撞进来的慎宫。对方保持着僵硬的姿势站在门口也不说话,手冢看了她一眼,顺手将医药箱往边上推了推。

      慎宫啧了一声这才走过来,一屁股坐在病床上,龇牙咧嘴地咒骂着什么。手冢瞟了一眼,发现她一直捂着的肋下那里,衬衫染红了一大片,并不像是学校保健室能处理好的样子。

      他放下书,“去医院。”

      “哈?”慎宫疑惑地抬起头,“这点伤去什么医院啊,会被笑死的好吗?”她毫不在意地摆摆手,随即又触电般抽了口凉气。“妈的那疯子下手真狠——”

      “我说,去医院。”

      手冢以一种不容质问的口吻重复了一遍说过的话。慎宫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嘴硬着顶了一句,“你带我去啊?”

      …然后他们两个还真的去了附近的医院。索性距离不算太远,然而慎宫被手冢搀扶着走到医院时仍然满头冷汗。慎宫坐在病房里由护士包扎伤口,手冢就坐在门外等着,他出来的时候只带了钱包,只得安静地坐在外面发呆。

      大约过了五分钟,走廊入口涌进来了一群人,穿着黑色的中山装校服,上衣裁的很短,正叫嚷着往里走。手冢打量了一番,在脑海中翻出了与自己所在身体身份相对应的一个名词。

      不良少年。

      护士们匆忙地从各个病房里出来,试图使这群人安静下来,然而成效甚微。手冢仍坐在原位,静静地看着事态发展。

      那群不良少年似乎是送某个人来医院的,看起来情况不太好——不然也不会这么不识时务地在医院吵闹起来。护士们似乎了解了大致情况,很快将被围在中间的人送上了推车,急匆匆地往手术室去。

      路过手冢时他稍稍看了一眼,躺在担架上的人面色苍白,头微微地向一边侧着。他不由得站起身,给推车让出了地方。那人很快被推进手术室,只留一群不良少年在走廊里焦躁地转来转去。

      其中似乎是带头的一个人,忽然径自向手冢走了过来。手冢原本是坐着的,很快站了起来。那人在手冢面前两步的距离停下了身,然后毫无预警地——向他弯下了腰。

      “不好意思….请问你带了多少钱?”

      手冢默然地看着他,这时慎宫恰好处理完伤口出来,立刻冲到了手冢边上,警惕地盯着对面维持着鞠躬姿势的男生。

      “请别误会——只是,呃…我们老大住院的费用——”男生说着微微直起来腰,轮廓硬朗的脸上夹杂着些许羞愧,“之前忙着解决南高的——身上的钱不太够。”

       慎宫刚要说什么,手冢已经打开了钱包,抽了两张钞票塞给慎宫让她去缴费,剩下的都给了仍鞠着躬的男生。

      “还钱的话来成田的保健室。”手冢说,男生愕然   地看向被塞进手里的钱包,慎宫已经结完了费用,正满脸不耐烦地站在楼梯口等着。手冢冲他点头示意后就转身向慎宫那边去了,然后他的袖子被人猛地拽住了——

      “那个还没问您的名字….”

       他顿了顿,报上了高杉的名字。慎宫早就没耐性,索性自己过来一把拽走了手冢,临了黑着脸瞪了男生一眼。

     “你干嘛都把钱给他啊??”出了医院慎宫就愤愤不平地抱怨道。手冢看了她一眼,平淡地问了句你伤口又不疼了?

       慎宫吃瘪地闭了嘴,毕竟今天包扎的费用也是对方出的钱,她也没什么立场质问人家。

      “回去了。”手冢说,慎宫摸了摸自己衬衫下包扎严实的绷带,亦步亦趋地跟在对方身后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对了大将,今天中午那个谁来找你了啊?”

      “…你叫我什么?”

      “大将啊。有什么问题吗?”慎宫抓抓头发,“能让我做手下败将的,你还是头一份。”

      手下败将不是这么用的。手冢在心中叹了口气,慎宫兴致勃勃地设想着以后要怎么打下成田,登上顶点之类的——

      “当然,打倒作为‘看门狗’的我,这只是第一步哪。”慎宫盯着远处的建筑,长长地嘘了口气。“我们需要人手啊,大将。”

      手冢听着没说话,慎宫很快又露出了一个笑容,“当然,主心骨还是大将你啊。”

      “如果是你的话,也许真的能站到顶点也说不定。”慎宫这么说着,加快了回程的脚步,手冢走在她边上,甚至也被她这番话带起了些许莫名的斗志。

      可能和比赛是一样的,不站在最高处,谁都不知道顶点的风光到底是什么样的。

      而“布鲁斯”,就是那个位于顶点最近的地方。


tbc

评论
热度 ( 4 )

© 眼中釘 | Powered by LOFTER